金寡妇的“金本位”教育观│有多少孩子不得被这样的妈妈亲手毁掉

《红楼梦》第九回下半回《起嫌疑顽童闹学堂》,和第十回上半回《金寡妇贪利权受辱》,合起来讲了一个顽皮儿子在学堂里闹事,惹得寡妇妈妈生气的故事。

先看儿子金荣是怎么在学堂里挑事的。

贾府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子哥儿贾宝玉,好不容易因为瞧得上秦钟,和秦钟相约去贾府学堂读书。这桩得到贾母认可的好事差点被金荣给搅黄了。

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贾宝玉和秦钟两人是这样相互吸引的,到了学堂,遇到长得又妩媚又风流又多情的两位同学香怜和玉爱,四人又是这样不禁互相爱慕起来,只是没有实质的行动。

一日老师贾代儒家中有事,先走一步,把学堂里的事交给孙子贾瑞代管。贾瑞是个贪便宜不要脸的人,他管学堂等于没人管。秦钟与香怜趁机假装解小手,溜到后面院子里去说知心话。不妨金荣偷偷跟着他们,不顾他们脸红心急,就说他们“贴烧饼”搞同性恋,还要趁火打劫。

“我只问你们:有话不明说,许你们这样鬼鬼祟祟的干什么故事?我可也拿住了,还赖什么!先得让我抽个头儿,咱们一声儿不言语;不然,大家就奋起来。”

金荣绝对不是因为正义感爆棚,要捉秦钟和香怜的“奸”,而是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坐收渔翁之利的。就像别人打牌刚开始起牌,还没论出输赢,还没人尝到甜头,他就要抽头子了。这种行为实在讨人嫌。

金荣对“贴烧饼”怎么会这样了解,并这样感兴趣呢?这就要说到学堂里的另外一个大哥级人物,那个打死冯渊不偿命、抢了英莲不珍惜的大傻子薛蟠。薛蟠来到贾府后,听说贾府学堂有很多青年学生,便动了龙阳之兴,以上学为名,到学堂里专门哄骗同学。薛蟠有的是钱,谁不爱钱呢,被薛蟠哄上手的,很有几个。其中就有金荣,而且在薛蟠的相好里,金荣算是比较早的。

可是薛蟠是个心猿意马、见异思迁,有了新朋友就忘老朋友的主儿,他哄上香怜、玉爱后,就把金荣抛在脑后了。金荣对香怜、玉爱,是既吃醋又恼怒,此时得了机会,当然要好好修理香怜和秦钟。

金荣没想到,不但没修理成心里嫉恨的人,自己反而被教训了一通。金荣操起毛竹大板,虽然打到了贾宝玉的小厮茗烟,打得秦钟的头上起了一层油皮,但最后迫于贾宝玉的压力,迫于贾瑞的命令,不得不给秦钟作揖磕头赔不是。

华夏智能网

谁都明白,这事儿若是闹到学堂外面去,吃不了兜着走的只能是金荣,连贾瑞也要担管理失职的责任。然而金荣到底是个孩子,他虽认了错,但心里非常不服气。回到家里,他还在叽叽咕咕发狠地说,他不亏理,他还要闹。金荣妈妈胡氏是个寡妇,人称金寡妇,听见儿子发闷气,生怕儿子闹事,说了一大通道理。

接下来认真看看金寡妇是怎么教育儿子的。

“你又要做什么闹事?好容易我望你姑妈说了,你姑妈千方百计的才向他们西府里的琏二奶奶跟前说了,你才得了这个念书的地方。若不是仗着人家,咱们家里还有力量请得起先生?况且人家学里,茶也是现成的,饭也是现成的,你这二年在那里念书,家里也省好大的嚼用呢。省出来的,你又爱穿件鲜明衣服。再者,不是因你在那里念书,你就认得什么薛大爷了?那薛大爷,一年不给不给,这二年也帮了咱们有七八十两银子。你如今要闹出了这个学房,再要找这么个地方,我告诉你说罢,比登天的还难呢!你给我老老实实的顽一会子,睡你的觉去,好多着呢!”

重点看最后管总的“好多着呢”四个字,金寡妇的意思是儿子在贾府学堂上学有很多好处。

一是贾府出钱请老师,我们不用掏钱出学费。二是学堂里管茶管饭,我们家里省了好大一笔开支。省下来的钱,还可以给儿子做新衣服穿。三是儿子在学堂里结交了薛蟠,家里两年就得了薛蟠给的七八十两银子。

说来说去,所有的好都落在了一个“钱”字上。金荣在贾府学堂上学,不仅不花钱,而且赚的钱不少。这样的好事,真正难得,也真正难找第二桩。

所以金寡妇头一句就告诫儿子,你能到贾府学堂念书,可是你嫁给贾府族人的姑姑找王熙凤好不容易求来的,你必须珍惜。

想想金寡妇其实也不容易,儿子他爹撇下他们娘儿俩,家中既没有顶梁柱又没有稳定收入,日子过得一定紧巴巴。她说的“三好”里,头两个好还能理解接受。贾府学堂本来就是义学,贾府族中子弟因为家庭贫困请不起老师的,都可以到学堂里上学。如此,便可以减轻家里的负担。

金荣不是贾府家族子弟,能得到这个机会,金寡妇的确应该叮嘱儿子珍爱再珍爱,用功再用功,把书读好,考取功名,有了本事和官位,将来不愁没钱改善生活。

可是金寡妇太急功近利了,她不可能等到儿子功成名就那一天再谈钱,她需要儿子现在就赚钱。她的“金本位”教育观异常赤裸裸地展现在儿子面前——结交富贵子弟,从他们身上赚到钱。

按金寡妇的说法,薛蟠两年给他们家七八十两银子,参照刘姥姥算的一个庄户人家一年生活开支为二十两银子的标准,薛蟠给的银子,够花四年了。薛蟠被叫做“大傻子”,可不是真傻子,他不会平白无故给人钱。金荣献出了身体,才可能拿到钱。

金寡妇本来姓胡,嫁到金家后随夫姓。金寡妇若不问金荣那薛蟠为什么要给这么多钱,还是不知者无罪的小糊涂,但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。

有很大可能,金寡妇知道儿子是怎么弄来钱的。不好说是金寡妇有意让儿子这么干在先,但金寡妇得知事情真相后认可鼓励,几乎是可以肯定的。这样的金寡妇,明知故犯,就是大糊涂了。

再看金荣的名字,有了“金”,才会有“荣华富贵”,可见爸妈在他身上寄予了怎样的希望。掉进钱眼里的父母,眼界超不过一枚银币,谁能指望他们把自己的孩子教育好呢?

爱上红楼有缘人,趣谈红楼人和事。感谢关注与评论!


文章来源:https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665191171838438815&wfr=spider&for=pc
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以下吧
点赞0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图片正在生成中,请稍后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