厦门贰伊文化 创作故事 《所爱无畏山海》山海却可平

《所爱无畏山海 》

作词:金作风

作曲:金作风

演唱:金作风

出品:厦门贰伊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初夏的夜里,蝉鸣声穿透长空,温柔的晚风吹拂过脸庞,与澄澈的月光相应。这是一个很温柔的夜。

她站在路边,拿着两杯奶茶,还有烤肠、焦糖布丁……这些都是他以前最爱吃的食物。很久没见到他了,也不知道他口味是否变了。

那一年,他们还在读大学,他们在大学的天文社团中相识。他是人群中最熠熠生辉的一颗星,无论是在图书馆还是在食堂,都总有人向他要微信。而她是外貌美艳,行事雷厉风行的校学生会主席,走路带风,目不斜视,工作一丝不苟,哪怕他正好坐在她对面温柔地微笑,她都懒得多看他一眼,而是专注自己手头的工作。参加社团活动的那一天,恰好她手头没有工作,坐在角落百无聊赖地翻着书——从图书馆借来的天文相关的图书,她做事总是出奇地认真。而他被一群人环绕着,耐心地指导着别人用天文望远镜。忽地,他穿过人群,大声喊了她——

“喂,那个主席!你要不要过来试试用天文望远镜!”

被叫到“那个主席”的时候,她身体抖了一抖,此时此刻所有人都望着她,哪怕她是组织过无数次大型活动,上台发言过无数次的堂堂学生会主席,此时也不免有些尴尬。好在夜色掩映,她脸颊发烫,别人也看不到。她走到他旁边,装模作样地摆弄了一下天文望远镜,但是很尴尬,她不会用,她不自然地抬抬手,撩了一下头发:“这个……要不你教我?”

她还记得那天晚上,他站在她身后,帮她调试天文望远镜的时候,二人身子靠得近,她后颈传来的温热呼吸。她的脸更红了,江对岸的光照过来,借着这光,他看到了她绯红的脸。

他们从此就熟识了。

校内传闻,不近男色,走路带风的美艳学生会主席和物理系系草在一起了,一时成为校园内的八卦头条。但是过了一年,校内又传得沸沸扬扬,物理系系草准备出国读研了。

此时的她已经卸任学生会主席,正在某电视台实习。忙得焦头烂额的她早已知道他要出国读研的消息,她没有过多的反应,送他去机场的那天,她歪着头,明明有很多想嘱咐的,但是最后就只憋出了一句:“少吃点凉的,对胃不好。”

“知道啦知道啦,知道你关心我。”他笑着跟她摆摆手,消失在人群中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有点空落落的,但是她依旧是那么忙,很快就被大小事情给淹没了。只是每到深夜的时候,她总会有点想念他的味道,他身上的青草香。

“喂,睡了没。”

明明在一起这么久了,他还是这么说话,一口一个喂。她撇撇嘴,大白天的睡什么睡啊。

“你是不是不知道我们有时差。”她回怼了一句。

“别生气嘛,给你看加州的星空。”她仿佛看到了对面笑嘻嘻的样子。

万里的星空下,山脉的线条在远处蜿蜒,与星空沉寂成一体。她盯着屏幕,久久地,仿佛要把屏幕盯穿。

“好看么?”

“……好看。”

她没有再说话,也没有心情多说。几天前,他说,毕业后,他爸想让他留在美国工作。她沉默许久,屏幕上的字一个个打出,又一个个删掉。最后,她回了一句:“如果留着对你来说更好,那你就留着吧。”

我们都有各自都要奔赴的远大前程,我们前进的路各不相同,一路奔跑,倏然回头,发现二人早已所隔山海。

时间过得极快,转眼间他已经研究生毕业,而她是电视台某个项目的负责人,每天忙的脚不沾地。在此之前,他们每天还是例行发着日常,他每天吐槽着论文deadline又近了,她会吐槽小组来的新人有点笨笨的,无数的琐碎小事淹没在长长的记录中,其中对彼此的思念,二人心照不宣。

但是她始终明白,二人早已殊途。对于这一切,她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坦然接受了,但是每次很想念他的时候,心里还是隐约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,是悲伤?是不舍?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直到那天,他突然发了条消息:“买了回国的机票,一周后见。”

她一惊,停下了手中的工作,对着手机愣了许久,直到小助理过来拍拍她,问她怎么了,她才用力晃晃脑袋,说自己没事。

她从未想过有这一天。

明明每天都在联系,明明二人那么熟悉,看到他的那一刻,她还是有一瞬间的慌乱,就像是那个夜里,他站在她身后,耐心地教她调试天文望远镜。

他穿着白t恤,从远处跑来,靠近她的时候,他双臂张开,她只觉得青草香撞了满怀,她从未如此怀念,如此珍惜一种味道。她没有说话,闭上眼睛。

“喂,想不想我。”他松开手,揉揉她的头发。

“怎么还叫我喂啊,烤肠奶茶不想吃了?”

“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……”他接过她手中的奶茶,大口喝起来,眼睛眯成弯弯的月牙。

他看到面前有些愣神的她,笑了:“怎么,这么久不见,当年我雷厉风行的主席大人,变傻了?”

“你说谁变傻了?”她回过神,抬起头,瞪了他一眼。

他捏了捏她的脸,想了想,又低下头,亲了下她的额头,看她脸一点点变红,直到变成晚霞一样的绯红色,他才笑了:“脸红了!确认无误!还是我的主席大人!”

“你说你,为什么回来啊,在那里读博,或者发展,不都挺好的吗。”她啜了一口奶茶,一边嚼着珍珠,一边含糊不清道。

他把烤肠的签顺手扔进垃圾桶,用湿巾擦了擦手,然后一把牵住她摇晃的手。

“你说我为什么回来,笨蛋。”

她低下了头,笑了。夏日的熏风中,她闻到了那个星夜里的味道,是夏天、蒲公英、还有他身上的青草味。她从未希冀过,所爱的人隔了山海,山海却可平,他们居然还可以重逢。这本是遥不可及的梦,却实实在在发生了。

或许所爱隔山海,本以为山海遥阔,二人终究难以再见,却不想他平了山海,最终回到了她身边。
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以下吧
点赞0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图片正在生成中,请稍后...